快捷搜索:  MTU2MjE0MTg5NQ`

龙头鱼和藤壶故事

龙王公主在水晶宫住烦了,嚷着要到人世嬉玩嬉玩。老龙婆禁绝许,奉告她:“上人世的路可不好走啦,离了水面,便是一座座礁岩,滑溜溜的,连个门坎石都没有,你从没出过门,会摔坏的!”

龙公主哭啼啼说:“我不,我不,我必然要到人世玩!礁岩滑溜溜,你就不会找个什么来当门坎石吗?”

龙公主又哭又闹,老龙婆拗不过,只得向龙王讨了一道旨令:招选门坎石。水族中谁乐意当门坎石的,特准它的子孙后代,可以不受水宫的牵制,在礁岩上过日子。

消息传开,来应招的鱼虾多啦。它们不是爱好当门坎石,而是想住到礁岩上去。原本,日常平凡老龙王的禁令多,把水族们牵制得严严牢牢的。水族们在海里住腻了,都想到外貌透透气,不要说在礁岩上过日子能看到人世美景,便是晒一晒暖洋洋的太阳,就比在海里惬意多了,现在有这个时机,谁不想试试?

龙头鱼也想来争这份美差。算起来,龙头鱼也是龙族的一支。只不过它的祖辈不争气,又懒又馋,弄得一代不如一代,传到后来,就成了极寻常的鱼了,只在头上还保留着龙的样子容貌,身上有一层闪亮的鱼鳞。它赶往水宫报名,在宫门口碰上了藤壶。

藤壶是在龙宫御房打杂的,无鳞无骨,只有上半身披着两片薄薄的甲壳,看起来真可怜,龙头鱼最看不起它。

藤壶问:“老兄,你急急乎乎往哪去?”

“报名当门坎石呀!”

“哎呀,你来得太迟了,我早报喽!据说龙王遴选时,是按报名的先后来定的。”

龙头鱼一听急了,促赶到报名的地方,果然,报名的鱼虾不少。它想:“如果按报名的先后来遴选,自己是着末一个,肯定很难被挑上,得设个办法才是。”于是偷偷来找老龙婆,要她协助。

老龙婆见是龙头鱼,摇着头说:“你也想当门坎石?身子吃得消吗?这件事,听起来不错,可是要吃苦头呀!你照样回去吧。”

龙头鱼说:“不可,连藤壶这些打杂的都报名了,它吃得消,难道我吃不消?只是我报的是着末一个,你必然要帮我的忙。”

老龙婆尴尬地说:“这件事,龙王要亲身遴选,我帮不上忙呵!”

龙头鱼眨眨眼说::“这不难,你把报名单拿来,把我调在头一个。只要小公主轻轻踏着我的身子上了礁岩,你就叫龙王确定下来,不必再挑其余鱼虾,不就成了!”

老龙婆叹了口气,说:“唉,也只好这样了,到时刻你自己留心点!”

龙头鱼痛快地连叩了三个头。

到了遴选这一天,龙王、龙婆、公主在一大年夜群虾兵蟹将保护下出了水面,龟相传令:“开始遴选。第一个,龙头鱼!”

龙头鱼见老龙婆公然把自己调在头一个,痛快呵,叮嘱本家:“快上!”只听得“噼哩叭啦”一阵乱响,龙头鱼们横七竖八地卧在礁岩边。

龙公主一见,乐了:这些洁白洁白的器械,趴在礁岩上像一条白毯子,真好玩,就笑哈哈地踏了上去。它左脚踩上,右脚刚提起,脚下的龙头鱼受不住啦!它们日常平凡吃吃喝喝、嘻嘻哈哈玩惯了,身上没有几分力量。小公主虽说身子轻巧,可也有点份量哩,它们怎么经受得住?龙头鱼只感觉像是千斤重担压下来,身子都快扁了,骨头也痛了,一个个张嘴喊着“哎哟、哎哟”。身子一缩,打个滚,就滑到一边去了。

这一来糟了,龙公主脚还没站稳,被龙头鱼这么一滑,“嗤”一声以后仰,跌倒了。还好,龙公主才迈了一步,这一滑一仰正巧倒在老龙婆怀里。转头再看龙头鱼,这一压一滑,把它们的骨头压坏了,身子的鳞也被削得净光净光的。

龙王一见,气得龙须都翘直了,命令:“这么没用的器械,还来争当门坎石!给我拿下,狠打三十大年夜板!”

龙头鱼被压伤了骨,削光了鳞,又打了三十板,它忏悔了:“美差没捞到,反倒皮肉刻苦,太不值得了!早知如斯,真不该向龙婆求情要头一个试!”

龙王余怒未消,大年夜声问道:“谁愿再试?”

那些报了名的鱼虾被龙头鱼叫苦声弄怕了,一时竟没敢作声的。只有藤壶,大年夜声喊道:“我来!”龙王见是不起眼的藤壶,问:“小打杂的,你身外无鳞,体中无骨,能行?”

“试试呗!”藤壶说着,和一伙本家逐步爬上礁岩,一个个隔开趴好,“唰”地一下,每个都从逝世后亮出一个漏了底的小酒盅,倒扣在身上,刚刚露出一个头。这些小酒盅,是龙宫御膳房用坏了损掉落的,想不到被有心计的藤壶拿来,在这里派上用处了。

龙公主走了上来,一脚踩在几个藤壶上,试了试,嗨,只感觉脚下硬梆梆的,不滑也不溜。原本,她踩上去时,藤壶们把头一缩,龙公主就踩在酒盅的边上了,那当然硬喽!她宁神了,又迈上了第二脚。站了一会,感觉没事,才一步一步走去,逐步到了岩顶。

龙公主坐在岩顶,看不远处的村子岙,鸟语花喷鼻,男的修船,女的织网,时时传来鸡鸣狗叫声,真故意思。老龙婆催了几回,她才又踩着藤壶,一步一步走了下来。

这一来,鱼虾们全看傻了──小小的藤壶竟比着名的龙头鱼有本领!龙王乐呵呵地说:“哈哈,看不出你这小打杂的心眼挺多。好,就封你们当门坎石吧!”

就这么着,被大年夜鱼虾们看不起的小藤壶,成了龙公主的门坎石,搬到礁岩上住了。它身子外的小酒盅,日子久了,就成了一层硬壳,把满身护得好好的。潮涨了,它在海水里寻吃的;潮退了,它又被日光晒得暖暖的,日子过得很舒心。

龙头鱼呢,从那今后,不但身子骨变得软软的,身上也光秃秃的,一片鱼鳞都没有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